庆子精

抱住猴哥就是一个百米冲刺
chuya是小天使👼
一名mamo厨
微博名 庆子君
30天在那都有
压力越大 灵感越多
所以 高产这事还是等期中期末再说吧…
真·话痨
真·懒癌晚期
真·尬癌晚期
真·精分
真·假·黄文写手
欢迎私信嗷👏
专业尬聊(并不

BGM: Coldhearted

233一顿乱剪 

毕竟前后隔了三个星期…

一开始还是想好好剪一个故事的(并不

剪到最后直接放弃

嘛 差不多就好 差不多就好

随便看看吧~

不喜勿喷????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12

我只想问 是否有办法

能避开这杯 我不想喝的毒酒

它灼烧着我

我的信念 早已不如当初坚定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Gethsemane(客西马尼)

坐在房间的椅子上,夏目缓缓呼出一口气。

自从但丁的神曲发表后,大家渐渐地都知道了,属于真理的时代即将到来,而现在宗教内部也是混乱不堪…他低头嗤笑一声,习惯性摸了摸胸前的那串项链。

想起来刚来时的场说过的那句话,

这个时代,信仰是真是假,只要民众相信和爱戴,皇族贵勋相信你,你信不信,没有区别。...

的夏 关于学习这件事

-期末历史药丸

-期末语文药丸

-夏目的状态是本人没错了👌

--------------

“实用主义…”

夏目撑着脑袋,读着书桌上摊开的历史资料,打了个哈欠,强忍睡意。

背后突然有人抱住了自己,他偏过头去,那人长黑的头发蹭了蹭他的脸颊,有些痒。

“还在忙?”的场开口问到。

夏目点点头,“对,历史提纲要背下来…”说完,又打了一个哈欠,眼角留下了几滴因为嘴巴突然张大而不适应的眼泪。

的场看着这样的夏目,突然想起学生时代的自己。

也许有这么辛苦吧…?

“的场先生,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宪章运动?看了很久有个地方都不是很懂…”

的场在听到这句话时,挑了挑眉,随即笑而不语。

想...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日常奇奇怪怪的思路…

请不要深究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11

醒来吧 醒来吧 

没有梦想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?

醒来吧 醒来吧

爱上闭眼的时候到了

----Wake Up(醒来吧)

再说回夏目这边。

他是一脸平淡的下了楼,但站在那巨大的十字架面前时,还是忍不住想要想想。

的场曾对他说过,要走还来得及。

他的手握紧又松开,抬起头时,眼里毫无欲望所在,但还余留着挣扎过的波动。

 “哦,夏目大人,我终于找着您了!”那名主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身后还带着一名女子。

“请您不要介意...

BGM: crazy in love

7.1 夏目贵志生日快乐

其实我本来想重新剪一个的…

但快考试了所以…

等放假了我一定好好剪一个!!!

所以…就这个…凑合着看看吧quq

非常简单粗暴┑( ̄Д  ̄)┍不喜勿喷吖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作者严重放飞自我(#`-_ゝ-)

又水了两千字(并不)

ummm后面的剧情会和一些历史人物扯上点关系

但故事全都是瞎编的哈~

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10

结束了 但今天

我终于获得了重生

我祝福我自己的判决

助我打开天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Eviter les roses

周日,一个阳光正好,所有人都很兴奋的日子。

夏目站在镜子前面,深呼吸一口气,暗自祈祷等下遇到的那位人士是真的有迷惑而不是疯子。

出门前遇到准备坐...

BGM:Chicago

又是一次简单粗暴的剪辑

大…大概就是吵架后的两人的心理吧…(超小声)

字幕渣翻

不喜勿喷╮(╯-╰)╭


的夏 野合

30天第21天

野外 play 雷点自避;)

跳了几天是因为那几天的我之前都无意间写过了233

这么粗长的一篇真的不点个红心吗quq

字已经调大+加粗啦

看不到图片的小可爱就私信我哈~
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9

这里看似人间天堂

灵魂却在地狱蛮荒

         ---Vérone(维也纳)

中午的阳光正好,名取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,再看看手上的吃的,顿时萌生出一股想要打人的冲动。

夏目又被的场那厮拐去哪了????不是说好不要带着夏目一起颓废吗?他怎么就说变就变呢?

哦,这真是一条令人心情复杂的消息。

那么,既然他们两都出去了,他也难得,偶尔去一回街上吧。

换好衣服,走到那家熟悉的服装店,名取左右望了望,推开店门。

里面只有一名正在缝制衣服的姑娘,听到铃铛响后,抬...

的夏 沉静如海

-灵感来自于法国电影《沉静如海》

-背景取自于二战时期的西方战役

-有什么bug请不要深究quq

start-----------

“晚上好,我叫的场静司,是一名副官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暂住在您家,打扰了。”

这是那名叫的场静司的人说的第一句话。

夏目打开门,侧身,让那人能更好的进去。

本是下意识想要帮他提一下箱子,却在半路暂停了这个动作,僵硬地把手收回。

那人笑了笑,“谢谢关心,这个箱子不重。”

夏目看向别处,动身往楼上走去。

的场跟在后面,始终隔着半个步伐的距离。

最后,他停在了一间房间的门前,看了他的一眼,走开了。


钟响了7下,窗外又传出了车子的刹...

©庆子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