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子精

抱住猴哥就是一个百米冲刺
chuya是小天使👼
一名mamo厨
微博名 庆子君
30天在那都有
压力越大 灵感越多
所以 高产这事还是等期中期末再说吧…
真·话痨
真·懒癌晚期
真·尬癌晚期
真·精分
真·假·黄文写手
欢迎私信嗷👏
专业尬聊(并不

BGM: Coldhearted

233一顿乱剪 

毕竟前后隔了三个星期…

一开始还是想好好剪一个故事的(并不

剪到最后直接放弃

嘛 差不多就好 差不多就好

随便看看吧~

不喜勿喷????

BGM: crazy in love

7.1 夏目贵志生日快乐

其实我本来想重新剪一个的…

但快考试了所以…

等放假了我一定好好剪一个!!!

所以…就这个…凑合着看看吧quq

非常简单粗暴┑( ̄Д  ̄)┍不喜勿喷吖

BGM:Chicago

又是一次简单粗暴的剪辑

大…大概就是吵架后的两人的心理吧…(超小声)

字幕渣翻

不喜勿喷╮(╯-╰)╭
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9

这里看似人间天堂

灵魂却在地狱蛮荒

         ---Vérone(维也纳)

中午的阳光正好,名取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,再看看手上的吃的,顿时萌生出一股想要打人的冲动。

夏目又被的场那厮拐去哪了????不是说好不要带着夏目一起颓废吗?他怎么就说变就变呢?

哦,这真是一条令人心情复杂的消息。

那么,既然他们两都出去了,他也难得,偶尔去一回街上吧。

换好衣服,走到那家熟悉的服装店,名取左右望了望,推开店门。

里面只有一名正在缝制衣服的姑娘,听到铃铛响后,抬...

的夏 沉静如海

-灵感来自于法国电影《沉静如海》

-背景取自于二战时期的西方战役

-有什么bug请不要深究quq

start-----------

“晚上好,我叫的场静司,是一名副官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暂住在您家,打扰了。”

这是那名叫的场静司的人说的第一句话。

夏目打开门,侧身,让那人能更好的进去。

本是下意识想要帮他提一下箱子,却在半路暂停了这个动作,僵硬地把手收回。

那人笑了笑,“谢谢关心,这个箱子不重。”

夏目看向别处,动身往楼上走去。

的场跟在后面,始终隔着半个步伐的距离。

最后,他停在了一间房间的门前,看了他的一眼,走开了。


钟响了7下,窗外又传出了车子的刹...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6

人们总是添枝加叶,毫无节制

关于典雅,关于奢侈,关于奢华

诸如此类

装装样子而已

一切都只是装装样子

美德已不适合在这里存在

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Et vice Versailles(堕落凡尔赛)

听着台上的赞颂歌,夏目打出他今天的第20个哈欠。

他已经很有职业道德地忍住了睡意。

昨晚失眠,几乎天亮了才睡着,总共加起来也没睡多久。

然后今天一大早就被叫来听赞颂歌。

为了不打击那些唱诗班的孩子们的信心,他一手撑着头,眼睛似乎在笑,似乎闭上了。...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4

好好想一想你的身份

你的出身

你背叛了你高贵的家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Je suis un dieu

“早上好,老师。“夏目拿着一沓纸,走到的场面前。

“嗯,弄完了?”的场小口喝着水,擦了擦嘴巴。

夏目点点头,“这些事其实在坊间都很常见,大家对这些人都心知肚明,尽管身为神职人员,我们也…”

可话还没说完,便被打断,“夏目,你之前有没有什么朋友。”

夏目很努力地想了想,“大概吧…”

“哦?”的场很显然被他挑起了兴趣,“说来听听?”

“曾经...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3

谓我心底的时钟为何?叮咚

你所见的是激情还是理智?叮咚

心脏可有按节拍跳动?

      ------Ding Dong

的场站在巨大的彩绘窗前,没有叫焦距地看着前方。

他最近都没搞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。

不对,应该是很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。

自从做出了那荒唐且毫无理由的举动后,他感觉这和他的计划愈来愈远。

他闭上眼,小孩的轻唱声就会回荡在耳边,一如那天初见时一般。

那么小个孩子,竟然唱着这个社会问题的根本,那一句句许是童言的歌词,直击他的心底。

整个室内都是黑沉沉地,除了偶尔有几丝月光透进来...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2

啊,好无聊,好无聊,这些优雅的人儿

他们的爱让我厌倦到无以加复

好无聊,好无聊,这些佳偶

礼貌之下

毫不高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Quel ennui

房间内的蜡烛被一个一个的点燃,站在中间,手握火源的黑发男人定定地望着中上方的那副画。

借着房间微弱的光,他的脸勉强能被看清。

过了会儿,门被轻轻推开。

“你还真会挑地方,回旋走廊尽头,真是不怕累。”

那人一头金棕色的头发,借着房间里的灯,勉强能看清他...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Chapter1

那个时代便是我们故事的开始

欢迎来到非红即黑的世界

红色如道道战沟中流淌的鲜血

黑色如送葬行列和沉重的祷言

准备好你的挽歌 蓄满你的泪水

生活对每个人的灵魂都是酷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Ecouter son coeur


“其实我一直以为…你看都不看我寄过去的信。”略带阴暗的房间里,的场下下了他的下一步棋,然后一手撑着头,另一只手有节奏...

©庆子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