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子精

抱住猴哥就是一个百米冲刺
chuya是小天使👼
一名mamo厨
微博名 庆子君
30天在那都有
压力越大 灵感越多
所以 高产这事还是等期中期末再说吧…
真·话痨
真·懒癌晚期
真·尬癌晚期
真·精分
真·假·黄文写手
欢迎私信嗷👏
专业尬聊(并不

的夏 巴黎圣母院

作者严重放飞自我(#`-_ゝ-)

又水了两千字(并不)

ummm后面的剧情会和一些历史人物扯上点关系

但故事全都是瞎编的哈~

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10

结束了 但今天

我终于获得了重生

我祝福我自己的判决

助我打开天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Eviter les roses

周日,一个阳光正好,所有人都很兴奋的日子。

夏目站在镜子前面,深呼吸一口气,暗自祈祷等下遇到的那位人士是真的有迷惑而不是疯子。

出门前遇到准备坐马车出去的的场,夏目露出一个好奇的表情。

他怎么没听过今天他要出去啊?有可能他说过自己又忘了吧,不对他没说过。

纠结了一会儿以后,夏目抬头叹了口气,摸了摸胸前的那串十字架项链。

心情莫名烦躁。

 

“哦夏目大人您来了!”

那名主教激动地跑了过来,向他问好。

夏目点头示意,然后问到:“那名女士在哪呢?”

他犹豫了一下,然后说:“额,有可能是因为今天出了什么事,那名女士还未来…”

夏目眼中闪过一丝希望,但犹豫了会儿,还是决定等等,“没事,我有时间的,可以在这儿等一下…刚好,我也可以去外面逛一下。”

那名主教的神色从失望到欣喜,朝他行了礼,然后去到了主厅。

穿着这身服饰,那肯定是不能去大街上了,夏目也只能在这庞大的教堂里转几圈。

精美的哥特式建筑,阳光透过花窗照到地板上。夏目观赏着这精美的花纹,脑袋里是不是蹦出那相对应的故事。但后面想了想,貌似在另外一本上面看到的是这个剧情,那本书是不是圣经来着…

想到这儿,他突然有感而发,杂书,还是不要读太多了好。

突然一下理解了为什么之前的场一看到自己那堆杂书就皱眉了。

闲逛了一会儿,再艰难地爬了几层楼梯,他不得不吐槽一句,这建筑好看归好看,不是很方便是真的…

走到一间会议室,想起好像有另一个红衣主教也在这儿,正想着要不要去拜访一下,就听到室内起了争吵声。

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,不要随便得罪那些人!既然他们不喜欢我就不喜欢!”

噢,是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呢。

“不,托马索大人,您不应该这样武断行事…”

“如果到时候出了事,你说,是你被暗算还是我被暗算?”

“不…大人,您不能这么想,教皇大人不是有些势力吗…这,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啊!”

“他不会,他身后的家族会!给我搞清楚到底是谁放出这样的谣言。”

“…”

夏目站在门口,他真的是不小心听到的。

真的,不小心,听到的。

只是听到后面貌似有关于他师傅,就多站了一小会儿…没办法,他们说太大声了,而且们也没关紧,不怪他听力太好。

他轻轻地退了回去,下楼,神色淡淡地。

脸上的表情透露出少年对这些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

“我说,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下?”

名取眉头一皱,表明现在自己的脾气很暴躁。

的场抬了抬眉毛,“不。”

坐在他对面那人嗤了一声,“回去以后跟夏目说你这人有多黑心…”

的场手一撑,头看向窗外,丝毫不担心,毕竟他也就只敢这样说说。

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,一个人占着窗,另一人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窗外。

“喂。”

名取打破沉寂。

“别告诉我你没发现。”

的场轻轻地瞟了他一眼,“发现了又怎样?”

“不是…是你自己的问题啊,不关我事。”

“我觉得…关你事。”

“你真的知道我在说哪件事吗?”

“有两件事啊,我也不知道你在说哪件。”

“…哪来的两件事啊?”名取一脸懵逼。

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的场突然从座位底下抽出一把刀,往窗外刺去。

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。

“这是第一件事,管我的事。”说完,手向上刺去,“跳下马车,座位底下还有把刀。”

之后他整个人就打开门冲了出去,顺手还踢了一脚另一个人。

“哇,这年头去个罗马都这么刺激的吗。”

名取非常专业地,有技巧性地跳下了马车。

“我记得距离你上一次陪我来罗马已经过去几年了。”

“…所以?”

“没什么,那么久没用过刀了,小心点。”说完顺手又踹开一个。

名取适应了一下,然后出手就直击那人要害。

那黑衣人没想到两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人拿起剑来比他们还狠,心里咯噔一下,抖了两把暗器出去。

谁知那长黑发人反手接住那两把刀,看了眼刀柄,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神情。

“…真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杀手呢,也不知道是该为你庆幸呢还是悲哀呢名取。”

被点名的名取一脸懵,踹翻了最后两个人才走到的场身边去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看。”

刀柄上熟悉的鸢尾花图案揭示了来者受令于谁,名取眉头一皱,“如果是想杀我的话…他应该派他身边那几个亲卫了吧?他还没那么傻…那到底是谁呢?肯定是他本人的刀,还是亲自授予的…到底是谁那么冲动呢…?”

他抬头望向的场,只见那人满脸仿佛在看一名智障的神情,他的额角忍不住又抽了抽。

“你…果真是安闲太久了吗?”的场叹了口气,“按你弟弟的性格,那肯定,他是不会派人来杀你的,连来打扰你都不会。但是,这只是在别人不知道你存在的情况下才会发生,按现在的情况来看,是有另外一个人本不该知道你的人知道了你的存在,然后为了应付他,他派来了这些人…”说到这,走向那个向他甩刀的人,掀开那人的口袋,发现了很小的一枚印章。

“喏,是他派来的人。但是他也知道有可能那将军来也不能把你怎么样,所以他也就只是类似于走个场子,能杀死你当然最好,被你杀了也是意料之中…”说到这,他看向名取,“所以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他会派人来杀你了吗?”

名取:“…你刚刚不是分析完了吗?”

“我刚刚分析的前提是有另外一个人知道了你的存在,但这几年你和那边一点联系都没有,难道不是吗?既然如此,怎么可能会有别人知道你?你又不会是他饭后无聊的谈资。”

对上那人的视线,名取愣了下,平放于身侧的拳头握紧,像是在纠结些什么。

“结盟吧。”的场开口说。

名取很明显对他说出来的话表示质疑,“哈?”

“我可以帮助你不会再在意大利见到他们,还可以更加方便的与‘那些人’恢复联络,如何?”

“条件?”

“代替那人坐上王位,如何?”

看着的场的严肃,名取没有一丝犹豫。

“好。”

tbc


评论(5)
热度(11)
©庆子精 | Powered by LOFTER